不期遇

一种极其懒惰的生物。

【三日鹤】上弦(14)


_(:з)∠)_防雷说明见1
这章大概有点ooc,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



-14- 谎话


鹤丸做完笔录出来,三日月正巧在走廊尽头讲电话。从远处看过去,他站得很直,脸上是古井无波的,这个贴近墙面好似学生罚站的姿势让他摆出来就完全是另一个风格了。这个时间警局里走动的人员不算少,经过这段走廊的人不论男女,无一例外地对三日月行了注目礼,可见其显眼程度。

唯一没有对此人行注目礼的鹤丸打算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从对方面前经过,反正他也看不见自己。没错,他还没原谅他呢。

可是当鹤丸走到那人近前的时候,对方却毫无预兆地挂了电话,像是自带探测仪似的,他眯起眼睛淡淡笑了起来,冲自己的方向招呼到:“早上好,鹤。”

……“怎么知道是我的?”

“我有话想对鹤说。”三日月把手机揣回上衣兜里,手也维持了插兜的动作,他的表情是笑的——这让旁边开着门的办公室里的年轻女警们轻呼出声——但他的语气却很认真,“我能感觉得出来,鹤也一样能感觉到我不是么?就像昨晚一样。”

这句话的科学程度实在不高,但是联想到昨晚的事件,鹤丸却无法说出任何拒绝的话来了。

“你想说什么?”他只好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更冷淡一些。

“嗯……这里不是个适合长谈的地方呢,”三日月露出个无辜又为难的表情,他把兜里的手伸出来了,伸到两人中间的空气里,“能拜托鹤把我这个麻烦的人‘运出去’么?”

鹤丸真后悔自己要接他的话,他一开始就该装作路人直接走掉,让这个走廊风景标因为“认错人”而当众出丑。鹤丸脑补了一下这个景象,算是出了口心理上的恶气。他瞥了瞥办公室里对着这边星星眼的围观群众,将三日月伸向他的那只手重新塞回了口袋,接着他挑挑眉,手臂轻轻一带,十分大方地挽住对方往外走去。



也许是今天的场合特殊,三日月穿了一件黑色的西装,领带则是选了发色同样的深蓝。三日月穿正装的样子鹤丸是没见过的,一来他因为眼睛的关系一直很少出门,二来三日月似乎很不擅长打扮自己,导致他偶尔出门也穿得十分随意——这还是鹤丸跟他同居这段日子里慢慢察觉到的。所以这个家伙有多高的回头率,鹤丸到今天才深有体会。

可你们看他有什么用呢,他喜欢的又不是你们呐。

冒出这个想法的鹤丸不禁有些嫌弃自己的出息。出了警局大门,左侧是大块的停车场空地,三日月把兜里的钥匙拿出来:“车在那边呢。”

鹤丸就明白这家伙有多狡猾了,三日月是不可能自己开车来的,然而司机先生去了哪里已经不可考。这样看来,三日月不仅预料到自己必然会接受他的邀请,还顺带把剩下的退路也一并给抹了——鹤丸总不能把他一个人撂在这里。

鹤丸只好没脾气地顶替了司机的位置,在此之前,他还不得不将某个得逞的家伙全须全尾地塞进车里坐好。不过鹤丸怎么会甘心让人轻松如愿呢,上了车他就开始装傻:“诶,车要怎么开来着,想不起来了啊。”

“这是鹤的车。”三日月摸索着把安全带拉过来,另一只手慢吞吞地寻找左侧的卡扣,“那天我去接鹤回家的,结果因为爆炸的关系,车子已经完全没法开了呢。”

三日月这句话没头没尾的,可是鹤丸却听懂了,他知道“那天”是哪天,他在梦里听到的爆炸声果然是真实存在过的。他一边慢慢消化这句话,一边捉住三日月摸索着的手,把安全带好好扣上了。

“因为已经过了五点,还很奇怪银行怎么还在上班的,”鹤丸不应声,三日月就自顾自说了下去,“结果就看到几个穿制服的人,还有顾客们被控制着,蹲到墙角去了。”

“我看了半天,也没找到鹤。那时候我的眼睛已经不太好了,大哥说不多休息的话会继续恶化的。我没办法,又怕鹤还没出去,只好装作来办业务的客人,一起被逮了过去。”

“昨晚那个人,是内应吧,”鹤丸跟着他的话猜到,“他大概觉得被我看到脸,所以想要除掉我。”

三日月点点头:“后来鹤从后厅跑了出来,我们好歹会合了,那时歹徒已经跟警/察僵持上了。歹徒有了我们这些人质,原本是不那么怕的,警局人员被要求撤离,否则他们会引爆炸弹。”

“结果炸弹还是引爆了。”鹤丸不再装傻,启动了车子,往家里开去。

“结果炸弹还是引爆了。”三日月的语气变得认真起来,他把鹤丸的话重复了一遍,才接着说,“警员想从后厅那边悄悄突入的,却不知道那里还藏着内应,那时场面就失控了。”

“逃出去的时候,隔壁商场人也很多的样子,我们被冲散了。”三日月顿了顿,有些无可奈何地说,“因为我那时眼睛就不太好了,离得远了就一直找不到了啊。”

“后来再找到我,我已经晕倒在银行门口了吧。”鹤丸低低地接上话,眼神黯淡下去,“烛台切告诉我的。”

三日月适时地闭嘴了,他阖上眼睛,有些疲惫似的,头靠到椅背上。

鹤丸却无法平静了,车还在继续开,他们已经回到了居住的小区门口,他勉强维持着沉默,眼睛直视前方。三日月还是说了谎,一个不大不小的谎话,看来他跟烛台切没能串好供。鹤丸知道他的眼睛是被爆炸的浓烟影响才彻底看不见的,大概是为了回头去找,他以为还没逃出来的鹤丸吧。

至于鹤丸失忆的原因,没人知道,可他自己如今也能大概猜到了。

“我看见了,三日月那时候逆着人群跑回去,可是我却无能为力。”鹤丸把车停好了,转过头去看三日月,“银行的招牌砸了下来,一个年轻人险些遇害,新闻里是这么说的。”

“嗯,那时候很险呢……真的是吓到我了。”

“你才是吓到我了啊,三日月。”鹤丸说,“不然的话,一点爆炸余波造成的小伤,我也不至于会失忆了。”

“对不起,原谅我吧。”三日月语气严肃地把隐瞒真相这份的歉意也一并道了。

“你是该道歉,”好在三日月看不见,不然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会吓一跳吧,这么想着,他故作轻松地说,“‘三日月的眼睛是被我害的’这样?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我鹤丸国永,可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难过一辈子的。”


说完这句话,鹤丸简直用尽了最大的演技,他觉得眼前有些模糊了,雾气渐渐涌了上来。他这是被三日月传染了么?他不禁去揉眼睛,揉着揉着,手上就被沾湿了一片。

“鹤,是到了么?”三日月被晾了一阵子,才察觉不对劲,车子早就停了,他把安全带解开,身子往鹤丸那边靠过去。

“你别乱动。”鹤丸今天第二次嫌弃没出息的自己,他从后座上抽了张纸巾,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自己跑下去,把三日月拽出了车门。


“对不起,鹤,我不该小瞧鹤的。”往家走的时候,三日月还惦记着之前的话题,老老实实地再次道歉。

鹤丸拽着他的手臂,理也不理,房门打开的时候,他直接把三日月塞了进去。三日月有些惊讶,门在他的背后关上了,鹤丸的手臂不知何时按在了他的双肩上,唇上一片柔软的触感,是鹤丸吻了他。




-TBC-



掐指一算下章大概要开车了吧(望天)

评论(5)
热度(36)
©不期遇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