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遇

一种极其懒惰的生物。

【周叶abo】三思而后言(2)

1在这



剧情需要,对原著设定有改动

非常狗血注意避雷!

 

二、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相亲遇熟人

 

再次相遇来得太快,快得连叶秋都有点反应不及。

 

他趁着双方家长都没注意,把一脸状况外的叶修拉到包间外头,压低了声音问:“我靠,原来你们俩这么多年还有联系的?”

 

叶修自觉很无辜,比被他踹了的周泽楷还无辜,他从门缝看过去,前段日子路见不平也没吼的帅哥正安静又乖巧地坐在里面。叶修还是没搞懂今天到底怎么个套路:“他到底谁啊?”

 

 

那天晚上他回到住处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这公寓是叶秋早几年在S市拓展市场的时候图个方便随手买的,现在又图个方便随手借给了叶修。叶修一个单身omega独自在外,虽说是离家出走,家里人说不担心也是假的,这份担心就被叶秋揽下来,监督叶修每到发情期自觉请假来公寓住上几天。

 

叶秋这段时间恰好来S市出差,晚上忙完了就顺带过来看看老哥,结果打开门连个鬼影都没瞧见,刚要出门去找,就见叶修慢腾腾地挪回来了。

 

叶修那会儿的形象,怎么看怎么可疑,从头到脚各种凌乱就算了,脸上脖子上还带着汗湿过的痕迹,这让叶秋还没问点什么就已经开始懊悔没有照顾好自家哥哥。最后他闻着他哥身上最可疑的味儿问:“哥你这是从烟缸里爬出来的么?”

 

 

现在叶秋知道了,他哥怕不是从烟缸里爬出来的,而是从周泽楷床上爬下来的。

 

 

叶修突然有点明白那天周泽楷的心情了,他还真不是从周泽楷床上下来的。那天周泽楷被他踹了一脚,也没大打出手,只是把他从破车上拎下来丢一边,自己骑上车走了。然后又在叶修以为他弃自己于不顾之时将车骑了回来,还特别贴心地给人带了一盒抑制剂。至于味道,近距离接触那么久,沾上了也是难免的事。

 

他回忆的这会儿,叶秋还在自顾自痛心疾首地控诉着:“原来你是这样的哥哥……”

 

叶秋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有点后悔自己硬把叶修拉来吃饭,他们两家人瞎操心个什么劲,人家俩人好着呢,比你们想象的好一万倍。

 

 

说起今天的“家里人聚一聚一起吃个饭”,自然不是明面上的意思。叶修本来不知道其中黑幕,一看周泽楷进来了,还以为人一家人找来算账了,难得有些心虚。结果就听自家妈妈十分开心地招呼着:“小楷呀,快过来坐!”

 

周泽楷就腼腆地笑着喊了一声伯母,然后理所当然地坐到了自己旁边。

 

 

叶修桌面上十分淡定,桌底下拿手背戳周泽楷大腿——“怎么个意思?”

 

周泽楷就转过头看他,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容,还悄摸摸地伸出手,把叶修戳他的手握住了。

 

叶修尚不及挣脱,就听见周妈妈笑眯眯地说:“小叶,你们小时候定了娃娃亲的,你还记得吗?”

 

……

 

 

叶修这还没说什么呢,倒被隐约闻见周泽楷气息的叶秋先拉出来盘问上了,叶秋问他,他比叶秋还懵,叶秋就说:“你真不记得他了?他就小时候住咱家隔壁的蛋花粥啊!”

 

“你可别逗我了蛋花粥不是个姑娘吗?”叶修立刻反驳。

 

叶秋就不说话了,但看他的眼神别提多真诚,真诚中透露着同情。

 

“好吧原来他是男的。”叶修在这样的目光下强撑了几秒就接受了现实,“对了他真名叫什么来着?”

 

叶秋没理他,叶秋看了他身后一眼,直接推门回包厢吃饭去了。

 

叶修就下意识跟着回头看,他刚退后一步,后背就撞在了身后的人身上,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也出来了。叶修撞到他,想退开,周泽楷抢先向前一步,双手插在兜里,拿胸膛回撞了他一记。

 

“名字是周泽楷。”他说。

 

叶修这下什么都明白了,人家不是来算账的,也不是来订婚的,人家千里迢迢跑过来,只为教会自己两个字——“报应”。

 

叶修一边被周泽楷推着往前走,一边为着明显渺茫的希望而努力:“周泽楷啊,叫小周可以吧?我记得你比我还小四五岁来着,你这么年轻,这么急着相亲做什么?”

 

酒店的走廊上服务生和客人来来往往,周泽楷把人一路带到相对安静的角落才停下脚步,低声答:“不急。”

 

不急你干嘛来了?叶修就想问,还没开口,周泽楷单手撑到墙壁上,把他逼得只能靠在墙角,青年微微低头,似乎有些苦恼。

 

叶修想起来了,原来是他。这货小时候就是这么个德性,半天蹦不出两个字来,说句长点的话能酝酿好久。

 

周泽楷酝酿完了,慢慢地说:“爸妈一直说,让见面,没办法。”

 

“你想说你也是被逼无奈?”叶修挑挑眉,突然发现事情有了转机,“那不如咱们打个商量,面上就别反驳了,今天过了,咱俩该干嘛干嘛,回头问起来,串个供就成了……”

 

 

周叶两个在外头密谋许久,两家家长还当这二人感情多好,各自心中十分满意,桌上聊得也十分热络,等两人一起回到包厢,除了叶秋,均是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

 

叶修跟周泽楷聊完,心里有了底气,全当没看见,十分自然地坐回了座位。

 

如此熬了好半天,待到两家人临别,在周爸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话音里,周泽楷特别形式主义地揽过叶修的肩膀点点头,再次露出了他乖巧又腼腆的笑容。

 

 

叶修心痛无比,鬼知道他可爱的蛋花粥妹妹怎么就长成个车见车爆胎的心机A了。


-TBC-



评论(9)
热度(294)
©不期遇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