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遇

一种极其懒惰的生物。

【狗崽】出来撩总是要还的

@Redundant客官的点文,拖了大半年的我有点没脸艾特.....orz

校园paro,梗来自Jay的《等你下课》

 

 

1.

 

“喂喂喂来了来了,快切歌切歌……”

 

随着一阵嘈杂和慌乱的指挥声,天邪鬼黄十分委屈地停下了敲得正起劲的节拍,望向一边的贝斯手。被请来当外援的妖琴师十分不屑地哼了一声,指尖拨动,一段与其气质十分不符的欢快旋律随即飘散开来。

 

A大的北门外,三五成群的学生们已经涌了出来,下课了,原本聚集在这个卖唱小团体外围的零星围观者们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突然扑过来的姑娘们吓了一跳。三分钟不到的时间里,临时小乐队的圈子外就围满了刚刚下课出来的姑娘,她们有的互相窃窃私语,有的拿出手机录像,目光齐齐落在乐队中间的主场脸上。

 

那是一个有着妖冶眼眸的年轻人,他有柔软的发丝和俊秀的面庞,他手握话筒,嘴里随意吐露的音节都是那么明媚动听,带着笑意的目光在空气中游移着,每一个女孩都觉得他在看自己,其实他却没有在看任何人。

 

他的眸子转啊转,唱到“无人问津呐,真无奈”的时候,引起了围观姑娘们的一阵尖叫,这时候轻柔的微风扬了起来,吹拂他银色的发尾,他终于从密集的人流中看到那个人不紧不慢地向这边走了过来。

 

他在这时候眨了眨眼,毫无心理包袱地改掉了歌词:“对面的帅哥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

 

姑娘们有的发出笑声,有的开始四处张望,想看看是不是真有这么一位帅哥,能引起这位样貌姣好的歌者的注意。

 

只可惜他算错了一步,他心心念念等待的帅哥手里夹着几本书,耳中挂着副耳机,一脸淡漠地从他们的小团体边上经过了。

 

他有些郁闷地垂下耳朵,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诶,”跟帅哥并肩走着的青坊主略带疑惑地拍了拍身边的室友,“那人好像是冲你唱的啊。”

 

大天狗摘下一边的耳机,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热闹的小圈子,事实上,那么大的音量,他戴着耳机也完全能够听清那边的歌声,然而他只是面色冷淡地冲室友摇了摇头:“不会。”

 

2.

 

“我认识他。”社团活动被室友再一次问到的时候,大天狗这么答到。

 

离他们不远的操场边缘,前几日还在门口卖唱的帅小伙正叼着根吸管坐在阶梯上吸溜着果汁,妖狐的表情有些闷闷不乐,忧郁的目光可怜巴巴地望向正在热身的大天狗。

 

他在A大晃悠也有一个多星期了,基本课余时间都耗在了这边,只是变着法子地在某人面前刷存在感,结果是一点儿成效也没有。

 

难道我做得还不够明显么?妖狐开始怀疑自己,单手托着腮帮,思考起对策。同样在部活的女孩们时不时转头瞧他,他也全没一点反应。

 

天色渐渐暗下来,学生们三三两两地散了开去,风的温度变得有些凉,妖狐瑟缩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这儿发了这么久的呆。他刚想起身,就觉得腰上一僵,大概是坐得太久,双腿和后腰都酸麻了起来。

 

这时候,一团阴影盖下来,挡住了妖狐身上微弱的光线,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他的胳膊,扶着他站了起来。

 

妖狐抬眼一看,居然是大天狗。

 

“还不走?”面前的男生刚运动完,身上还带着未消散的热气,运动外套被他随意地搭在肩上,他的表情是一贯的平静冷淡。

 

“诶?”妖狐一时没反应过来,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他眨眨眼,才回过神来问到,“你知道我来做什么的么?”

 

大天狗不高不低地哼了一声,不知是好笑还是不屑:“看上哪个妹子,追这么久。”

 

3.

 

妖狐交往过的女朋友,可以从A班的教室门口,一直排到楼道的厕所门口。

 

这句嚣张的话,还是妖狐高中时代的小弟狸猫为给自家老大壮声势喊出来的,当时的妖狐对此种吹捧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此刻他却有些后悔了。

 

而当大天狗真正明白妖狐费尽心机地追求的人正是他自己的时候,他难得也十分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我说,你是不是白痴啊,那货已经在北门唱了一星期的帅哥看过来诶!”鬼使黑一脸痛心疾首地说,“怎么可能是在追姑娘啊!”

 

“难怪,”一般情况下,妖狐追求心仪姑娘花费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大天狗深以为然,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又疑惑地蹙起了眉,“但有什么证据说明一定是在追我?”

 

这回连坐在后桌的夜叉都看不下去了,他直接上手,揪住大天狗的领子,强行让对方的目光转向实验教室的后门。

 

那里乍看之下空无一人,但在门边角的地方,一团毛茸茸的事物堆在那里,时不时地晃一晃,像是在对什么人打招呼。

 

大天狗认出来了,那是妖狐的尾巴。

 

4.

 

被大天狗堵在楼梯口的时候,妖狐莫名有些心虚,视线乱飘,就是不好好与对方对视。

 

“你在追我?”大天狗的声音很轻,却很笃定,“为什么不说?”

 

妖狐抬眼看他,总算定住了目光:“说不出口。”

 

5.

 

妖狐和大天狗,做了三年的高中同桌,关系绝对算不上好,一样优秀的成绩、帅气的面容,完全两样的行事风格,让他们甚至有点儿不对盘。

 

妖狐一个一个换女友的时候,大天狗冷眼旁观,其他同学同妖狐嬉笑调侃时,大天狗坐在一边袖着手,好像妖狐欠了他不少钱。

 

当时的两人都不觉得如何,直到毕业了分道扬镳,妖狐才觉思念至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好在两人的学校在同一城市,倒不至于见不着面。妖狐便打了主意,想法子追求对方去了。

 

只是真正见到对方了,才觉平日里同姑娘们信口说来的情话,对着他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6.

 

大天狗的双臂在他背后收紧了,那双手温暖而有力,妖狐扒住对方脖子,蓬松的尾巴缠上去,勾着大天狗的腿不放。

 

傍晚了,楼道里昏暗一片,呼吸交错间,两人的舌尖互相勾搭缠绕着,难舍难分。

 

“说,你喜欢我。”大天狗咬着他的下唇,一字一顿地说。

 

7.

 

摆摊卖唱的小哥有些日子没来了,A大的姑娘们都有些想念,直到这天午间,总算见着那嗓音清朗的年轻人站在了北门的路边。

 

这次妖狐是一个人来的,只带了个便携式音响,他捏着话筒,倚住一边的电线杆子,表情不再是曾经的低落,眉目间飞扬的神采让人着迷。

 

这一回,大天狗没有直接路过,而是慢悠悠地走到了他面前。

 

“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妖狐的眼角弯着,嘴角也弯,副歌唱到了尾声,他吸了口气,冲对方伸出手。

 

“我愿意。”大天狗淡淡地笑着说。

 

 

-END-

评论(3)
热度(61)
©不期遇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