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遇

一种极其懒惰的生物。

【三日鹤】三日不见(4)


因为废话太多结果又爆了字数……

4.

     这天早上烛台切敲了第三次门,鹤丸才极不情愿地拉开门出来。

     雨已经停了,庭院里花瓣和叶子铺了一地,环顾一周,满是凋零之感。
   
     鹤丸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一脸疲惫,活像是昨晚去做了贼。他昨晚确实做了贼,还被三日月抓个现形,这么丢脸的事情不便拿出来说道,鹤丸在烛台切疑惑的目光下选择了顾左右而言他,只问叫他起来干什么。

     烛台切往身后一指:“喏,有人看你来了。”
   
     本来听说有人来看鹤丸的时候,烛台切那一向平静的内心难得起了一丝丝八卦的波澜,结果来的人并不是八卦之源三日月,而是一个金毛小鬼头。
   
     要说烛台切八卦也是情有可原,记得他刚把鹤丸捡回来那段日子,聊天的内容经常会莫名其妙地涉及到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名字。比如泡茶的时候鹤丸会说三日月说应该这样这样泡,然后搭配这个那个点心吃。又比如内番的时候鹤丸会说三日月一般会这样这样对待马匹,会拿这个那个饲料喂它们。
   
     后来烛台切忍不住就问,你总是说三日月如何如何,这么好的三日月你为什么不回去找他呢。然后鹤丸就不说话了,低下头,眼里是未曾有过的失落。
   
     在烛台切和大俱利眼里,鹤丸从来都是活泼的,带着小小的狡黠和任性,与他的年纪十分不符。能让这样的鹤丸不高兴的家伙,他们说不好奇也是假的。
   
     鹤丸顺着烛台切指的方向看去,还待看清就被对方扑了个满怀。狮子王有些激动的声音响在耳畔:“鹤丸,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鹤丸费了半天劲把这小子从身上扒拉下来,扯着他坐到一边唠嗑,说现任主公的坏话。什么从来不锻刀导致现在本丸只有他们仨啦,什么内番永远就他们三个轮流累死个人啦,什么四处漂泊穷得揭不开锅啦……一股脑全跟狮子王说了,说得狮子王心疼得不行,要拉他回去住。
   
     鹤丸心想这可不行,隔壁住着一位他无法坦然相待的人,况且……“况且穷虽然穷了点,但是小光做的菜可好吃了,今天你就在我这吃饭,包你满意!”

     路过的烛台切听了就不乐意了,虽说鹤丸这话里似乎烛台切是此处唯一的优点,但怎么的他现在就是个厨师的人设了。
   
     正想过去反驳一句呢,那边狮子王突然问:“诶,三日月那没良心的混蛋怎么没来看你?”

     烛台切这下觉得要遭,果然鹤丸跟没事人一样笑了笑,说你怎么这么说他呢,他不来看我也挺正常啊。结果那笑容有点僵,配合着这句干巴巴的话食用,就显得不是滋味儿。

     连向来不爱多心的狮子王都尝出不是滋味儿了,只好挠挠下巴,生硬地转移话题,开始讨论烛台切的厨艺。

     第二个顾左右而言他的人出现了,鹤丸觉得有点烦闷,连与好友久别重逢的高兴劲儿都淡了一些。鹤丸不喜欢这样,每个人对他说话都小心翼翼的,怕触了他的雷区,那雷区不是什么厉鬼煞星,却是一个见之不忘的人。
   
     鹤丸知道自己到现在还是喜欢着三日月的,只是那喜欢放到了如今这么一个时间,就变得有些可笑,又有些可怜。
   

     等狮子王在这吃过了午饭,准备回去了,鹤丸的心情才算平复了不少,和狮子王聊天让他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好的,坏的,都是一段珍贵的回忆。
   
     狮子王跟鹤丸道别回去,刚出门口,就看到正要往里走的三日月。这没良心的混蛋兼八卦之源居然真的来了,狮子王有些惊讶。三日月有一点和他的主公十分相似,那就是他们都是家里蹲。家里蹲的三日月居然肯出来晃悠了,穿还穿着平时的衣服,看见狮子王就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狮子王和三日月的关系实在算不上好了,那也是因为鹤丸的缘故。三年前鹤丸出事,狮子王扯着三日月的衣领质问他,还是被路过的小狐丸劝住的。

     狮子王憋了半天,等三日月快走进门了,才忍不住说了一句:“鹤丸他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要是敢再害他走,我饶不了你。”
   
     三日月背对着他,稍微顿了顿,一言不发地进门去了。
   
   
   
     烛台切看到三日月的第一眼就明白了,这货能让鹤丸看上,不稀奇。可他看到三日月的黑眼圈,再联系上鹤丸的,表情就变得耐人寻味了起来。
   
     合着这俩已经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私会”过了啊,这陈仓度的,还害自己白白担心了几天。
   
     三日月假装没看到烛台切的表情,笑眯眯地问:“鹤丸在吗?”

     烛台切手指一指里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回避”了。

     本来鹤丸心情不好,正呈“大”字形躺在榻榻米上装死,三日月拉开门进来,低头就冲他笑,吓得他诈尸般猛地坐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三日月说着,很自然地坐到鹤丸身边,“不知你见过肉丸没有,它已经有那么大了呢。”

     鹤丸看三日月用双手比划了一下,才想起“肉丸”指的是谁。说起肉丸这个名字,可是出自鹤丸的黑历史,丢脸丢到家的事件。起名字的是三日月,但三日月每次提起,鹤丸都会炸毛,后来他渐渐就说得少了,以至于鹤丸一时没能想起来。

     “……喂,都这么久了你居然还能记得啊。”鹤丸现在自然是炸不起毛了,但是不爽还是得表达一下的。

     “哈哈哈,因为它经常会在附近晃悠啊。”三日月看鹤丸的反应,觉得可爱,忍不住笑了,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东西,递到鹤丸手里。

     鹤丸接过来一看,是一根食指长短的细竹子,上面有几个小孔,看样子是一支竹哨。
  
     “噗,你是从哪弄来的,我只听过鸽哨鹰哨,可没听过鹤哨。”

     “呐,鹤丸去试试就知道了啊。”

     于是鹤丸拿着这可能连发声都成问题的竹哨,和三日月一起上了屋顶。

     这天天气很好,老天一改前几日的阴霾,几缕浮云被风带着,慢悠悠地在天际挪动。空气里满是湿漉漉的草叶香气,鹤丸站在屋顶上,能看见远处那棵高大的万叶樱,还有大片翠色的草地。他把竹笛放在嘴边,毫无章法地吹了起来。

     “你果然是逗我玩的吧?”等了半晌什么也没看到的鹤丸转过头去问三日月。

     三日月一早就悠然自得地坐在一边看风景了,给他来杯茶他估计能在这儿坐一天。他原本就在看鹤丸,这景致里有鹤丸,让他觉得格外好看,这下看到鹤丸回头,他就自然而然地笑了笑。这笑不像平时,他平时笑起来像是坐在高处,俯视着芸芸众生,然后为这世间的万物添一份笑意。现在这个笑却是真的由感而发,嘴角弯着,眉眼也弯着,平白地透出一丝傻气。

     一直以来,只有对着鹤丸他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以至于鹤丸认为这货总爱傻笑。

     他笑够了,抬手指指天上,视线却没离开鹤丸:“你看,它来了。”

     鹤丸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抹白影由远及近,等它飞到近前,就在天上盘旋不停,偶尔发出鸣叫,似在呼唤什么。

     鹤丸忍不住向前几步,伸开手臂冲它打招呼。听烛台切说,三年前他捡到自己,就因为有一只鹤在那地方徘徊不止。

     一阵轻风掠过,把鹤丸的衣摆吹得猎猎作响,他身体轻盈,整个人舒展开来,似要随着这风和天上的鹤一同远去。

     三日月终于坐不住了,这一幕似曾相识,在他的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熟悉到让他有些魔怔。

     就在这时,鹤丸往前一步,脚下的瓦片湿滑,使他失去平衡,焉地要往下坠去。

     “鹤——”三日月唤出这一句,仿佛已经忍了很多年,他几乎是扑过去,一把将鹤丸拉回了身边。

     鹤丸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人被三日月的手臂紧紧圈着,动弹不得。

     “没事就好……”就这样呆了半晌,三日月才察觉自己的失态,但拉着鹤丸的手却没有松开,直把鹤丸牵着走到高高的屋脊上坐好,才松了口气。

     天上鹤还在飞着,渐渐飞得低了,最后落到他们身边。鹤丸却没心思管它了。

     从三年前那件事之后,鹤丸就觉得可能自己对三日月而言没那么重要,并不是他自己想的那样,三日月也喜欢着他。可是现在看三日月的样子,鹤丸又有点摸不准了。可他又不敢抱什么不该有的期待,怕又像以前一样失望。

     这时候三日月脸上没了和煦的微笑,低低的声音响在鹤丸耳边:“鹤,对不起。”

-TBC-

看样子下章又是回忆杀,提前预警……

评论(2)
热度(26)
©不期遇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