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遇

一种极其懒惰的生物。

【三日鹤】上弦(3)


盲人三日×失忆症鹤
本文为HE,设定醒目,注意避雷~

大家520快乐呀……虽然有点晚()

- 3 - 三缄

那是一条漆黑的走廊,狭窄到只够两个人并排通过,两边的墙面上空无一物,笔直地延伸到视线尽头。屋顶也是一样低,逼仄的空间压迫得人喘不过气,鹤丸直觉自己听错了,第二次不确定地回头望去,看到的仍是同一幅景象。

他的气息已经有些紊乱,身后追兵的脚步声在压抑的过道里显得格外清晰,喘息声、脚步声在此刻反倒变得遥远起来,鹤丸只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咚咚”、“咚咚”一下下撞击在神经上,避无可避,叫人崩溃。

终于到出口了,他稍微缓了口气,眯起眼睛适应周围的光亮,嘈杂声如潮水般涌入耳朵。鹤丸抬起头,还待看清当下的场景,就听见不远处有人惊叫起来。

随着这叫声,所有人的心再一次悬到了高处,众人视线的焦点上,暴徒狰狞的面容似乎近在眼前。

“嘭——!”

巨大的轰鸣声在耳畔炸响,鹤丸抱住头,猛地坐了起来。

他满头大汗,胸腔快速地起伏着,若不是脸上还未消退的惊惧,会以为他正在做仰卧起坐。

鹤丸用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做梦,放下双手看了看四周,不是已经有些熟悉了的病房,而是他和三日月的卧室。

爆炸声还兀自在耳边响着,一声比一声激烈,鹤丸赶紧伸手将炸弹闹钟关了,怕再响下去真的惊动邻居。有人在卧室外面敲门,邻居没惊动,倒是惊动了三日月,他的语气有些担心,稍微提高了声音问:“鹤,终于醒了吗,你还好吗?”

鹤丸张了张嘴,想答话,却发现喉咙干涩得不行,只好爬下床去开门。

三日月似乎早就起来了,现在已经穿戴完毕,也不知这瞎子怎么做到的,不光自个儿解决了洗漱问题,还能摸到主卧门口,担心起别人来。鹤丸也没心思调侃他什么,边想自己当初怎么就手贱买了个模拟炸弹的闹钟,真是作大死,边叹了口气。

“早上好,鹤。”三日月听见开门声,等了会儿却还没听见鹤丸说话,于是率先打了声招呼——语气一如他们曾经的每个早晨——虽然现在他们一个在门里,一个在门外。

“早。”鹤丸出口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想着梦里的事,心不在焉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怎么了?”失明的人总是对声音格外敏感,三日月仅凭这一个字就听出他嗓音的不对劲,有些关切地猜测,“是做噩梦了吗?”

“嗯……”鹤丸看他微微蹙眉,有些担忧的样子,也就不由自主地将思绪放到了脑后。他这下大脑彻底清醒,才想起自己正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鸟窝发、穿着皱成一团的睡衣站在卧室门口,感叹幸好三日月看不见,随后一瞅对方的打扮,这才发现其中的不对劲。

这货乍一看把自己拾掇得人模狗样,实则完全经不起推敲,比如他的领带明显系歪了,勉勉强强地挂在脖子上,衬衫的扣子第一颗扣在了第二个扣眼里,导致了下面一整排的溃不成军……鹤丸翻了个白眼,伸手直接把他的领带拆下来了,接着没过脑子就去解他衣扣,解了两颗才发现三日月表情不对了——他有些不明所以地笑了,微微歪着头,低声唤:“鹤?”

鹤丸才发现他根本没解释就自顾自在给人“脱衣服”,连忙开口:“那啥,你扣子扣错了,一排都斜的。”

“哦……”三日月站在原地没动,听了这话也没露出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眼睛反倒有些掩饰不住开心,再次眯成了一条缝,“麻烦鹤了呀。”

鹤丸看他的神色变化,觉得那人就像得了什么甜头的猫,真是不要太好懂,可是这么想着,他心里竟也跟着生出些许悸动,忙甩了甩头,接着帮人重新扣上衬衫的扣子,忍不住又道:“你说你,都这样了还戴什么领带?戴不好还不如没有呢。”

“嗯,下次不戴了。”三日月的语气要多听话有多听话,动也不动,乖乖任鹤丸摆弄。等鹤丸给他扣子都扣好了,再整了整衣摆,才稍微收敛了笑,又一次问,“鹤刚刚梦见什么了吗?”

鹤丸本想说实话的,但一想昨天三日月“交代”的态度,又有些犹豫,正在这时,他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

他原来的手机据说是“坏了”,现在的这部是新买来的,来电铃声还是默认铃声,三日月没听过,站在原地没反应,鹤丸已经跑过去接。这部新手机里只有烛台切和大俱利两人的号码,而大俱利是那种“不太可能主动打电话”的存在,鹤丸于是连来电显示都懒得看,就直接接了起来。

“鹤丸,怎么样,住得还习惯吗?有没有什么麻烦?”烛台切有些关切的声音传过来。

“没,挺好的。”

“你们三餐怎么解决?需要我帮忙吗?”

鹤丸闻言瞥了眼三日月,昨天他们吃的是三日月家佣人做的饭,今天……鹤丸略微思索了一下,觉得自己一个身体健全的大小伙子还不至于被饿死,便说:“不用担心,我能解决的啦!”

烛台切还是不能放心,絮絮叨叨的问了好半天,才稍微消停,这时候鹤丸目光扫到床头的炸弹闹钟:“那啥,小光,你最近有时间吗?”

“嗯?周末都有吧,什么事?”

“约个时间吧,我有话想问问你。”

一通电话聊得不短,等鹤丸挂了电话,三日月早摸到沙发上坐着去了。鹤丸看看自己的形象,先去洗漱了一番,再回到客厅,三日月已经戴着耳机,似乎在听歌。

鹤丸想起两人都还没吃早饭,于是决定出去买点现成的。换了衣服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一排小吃摊点。鹤丸也不讲究,随便选了个看着顺眼的,就走了过去。

“鹤鹤呀,还和平时一样吧?”鹤丸这还没凑上前呢,摊子前的中年女人就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啊?嗯……”鹤丸反应过来,想必自己曾是这摊子的常客,低头一看,女人在煎饼果子里面摊了两个大鸡蛋,料也放得很足,看起来确实很符合自己的想法。

鹤丸确实想过,从生活中或许能发现自己以往的蛛丝马迹,这里算是一个小小的惊喜。他接过卷好的煎饼,才想起家里还有一位大爷要伺候,便说:“再要一个吧!”

“怎么,鹤鹤的男朋友也要吃?”女人似乎对鹤丸十分熟悉,脸上憨厚地笑着,边又摊了一个饼。

“嗯……”鹤丸没想到自己以前对外这么“高调”,讪讪地答了话,突然想到什么,又问,“他平时不吃这个?”

“不呢,”摊主摇摇头,老实的女人也没奇怪鹤丸怎么反倒问起她来了,“之前来的时候都吃过了吧。”

鹤丸满头问号,拎着两个煎饼回了家。往沙发上一坐,把三日月的耳机摘了下来。

“怎么了?”三日月这才有所反应,起抬头来问。

“三日月,你以前早餐都吃独食的?”鹤丸一边啃煎饼一边问,打算如果三日月给了肯定的回答,他就一个人吃了两个煎饼果子。

“不啊,因为鹤不太喜欢吃粥呢。”三日月摸索着按下了暂停播放,有些无奈地说,“怎么了?”

“没……”鹤丸瘪了瘪嘴,把手里另一个袋子塞到三日月手里,“你尝尝这个吧。”

-TBC-

虐个屁,全篇都在发糖×

评论
热度(50)
©不期遇
Powered by LOFTER